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题外话

金玉良缘金玉良缘!!!(疯狂打眼色暗示。
白檀香不是信息素。 道长以前是做木头买卖的
小狼狗即将开启人生第一次异地恋,想想还有点小期待(。
暑假回来可以花更多时间在这上面啦!!!

【华武】醉翁之意(七)


年下养成。
轻狂小狼狗×一表人才面冷心善玉树临风高岭之花年轻有为成熟稳重小道长。

私设某些男子能怀孕生子,无ABO设定发情期,这类人统称为“玉珏”。

生子

生子

生子

高筒的粉底皂靴把雪踏得咯吱作响,山路弯弯绕绕,谢居慎又不曾带伞,磨蹭到林骁屋前时,他已积了满头风霜。

与他同龄的少年大都睡得熟了,唯独林骁裹着那毛茸茸的披风,赤着脚,在泛潮的破败廊下站成一尊雕塑。他瘦得很,目光紧攫着通往登剑阁的那条路,远远望着仿佛有一个小白点在往上挪动,这才放下心来,弯腰捡了一根冰锥搁在手里捂着。

折腾了半夜,谢居慎难免生出一二分疲态,他慢腾腾拾级而上,这神色落在林骁眼中却成了十成十的不...

【华武】醉翁之意(六)


年下养成。
轻狂小狼狗×一表人才面冷心善玉树临风高岭之花年轻有为成熟稳重小道长。

私设某些男子能怀孕生子,无ABO设定发情期,这类人统称为“玉珏”。

生子

生子

生子

“你说你,没事去寻那烂摊子做什么。还真当别人不知道你是武当掌门的关门弟子。”

谢居慎眉尖蹙起一道痕。他两手枕在脑后,左膝竖着勾稳了瓦当,没奈何地叹口气。

“他还那么小,不应当。”

华逍遥仰头灌下一口浊酒,把空坛子朝道长怀里一抛,用力给了自己大腿一巴掌。“我们当时也小得很。”他两手撑在身后,颇轻蔑地瞧着高而远的苍穹,“又如何?匪首不还是没饶过咱们两家。”剑客身上透出霜雪洗净的孤寒,但转瞬又化得一干二净。

【华武】醉翁之意(伍)


年下养成。
轻狂小狼狗×一表人才面冷心善玉树临风高岭之花年轻有为成熟稳重小道长。

私设某些男子能怀孕生子,无ABO设定发情期,这类人统称为“玉珏”。

生子

生子

生子
高能预警,先看题头。无压力的往下走。

华山御剑,武当驾鹤。一则凸现身份,二来也好行路。

林谢二人已跋涉了半月有余,正在山下歇脚时,冷不防听得林中响起一声唿哨,有个道士打扮的童子朝他们躬了躬身,操着颇老成的语调道:“师兄慢来,玄鹤已给您带到了。”

谢居慎面露喜色,略一颔首,客气道:“有劳。”

不待道童转身,有鹤影惊鸿也似的振翅笼住谢居慎。林骁吃惊地抬起头,方把那只立在白衣道长身侧的黑鹤看了个囫囵。

那鹤生...

这个。…呃。辛苦诸位…
第五章在缓慢生成,莫打我。

报菜名的梓木:

我,这个,麻烦大噶动一动手指了……
(搓手

往生云:

我……我也………………星星眼。

人家明后天会更新啦……。

汝南第:

想…想知道

草丛丛:

……想知道(渴求的眼神

Lac莱西:

不停地说我有敏感词…没办法啦,只好发图片。脑阔疼。
这是考据党最后的倔强了(´இ皿இ`)。
喜欢的话希望能多评论…不管赞同还是不赞同,交流讨论都是很好的进步方式…!这个大概也会随着游戏剧情更新而更新!

更新了正常字体的版本!链接https://zine.la/article/b96b2ca236d711e8a6c100163e0c1eb6/
爪机党可以去评论区获取

ps:忘改了!!!那个化解朱瞻基插手天道盟事件的武当掌门确定不是萧疏寒!!按理说萧疏寒那时候还没成年…
p3中公元193x年改成143x年!感谢小可爱捉虫qwq

还有为什么我认为少侠现在是处于明...

#羡澄
*我悄悄地来存个梗…。
*有时间会写滴。

他们都曾将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界留予对方,年少时捧了怕碎,彼此极珍重地把它置在莲花坞的校场上。

此去经年,烧过的荷塘已发了新叶,校场上斑驳的污血也早被处理得干净。江澄小心翼翼地将它捧起,却只见自己剩下的那瓣,另一爿不知何时散在了梅雨季节当中。

原来当时不取,竟就一生错过。

【华武】醉翁之意 (四)


年下养成。
轻狂小狼狗×一表人才面冷心善玉树临风高岭之花年轻有为成熟稳重小道长。

私设某些男子能怀孕生子,无ABO设定发情期,这类人统称为“玉珏”。

生子

生子

生子
高能预警,先看题头。无压力的往下走。

*我回来啦!
*永远吹爆小道长👋

华山是个顶厉害的门派。

林骁小时候瞧过说书先生讲话本。老人家折扇一摇把案几一拍,捋了两条花白长髯拿指尖拈住,金口一张,慢悠悠道来:“太祖一十七年中,有座万仞孤山成了门派,那大弟子心念一动,能取百万军中的上将首级……”

小林骁站在台下瞅得那先生手舞足蹈地比划,听到入迷处,连手里的糖画儿也不要,两眼直钩钩盯紧了惊堂木,巴不得自己也能去那华...

来跟你们请个假!!

过年的时候生了病现在还没好,醉翁可能要停更一段时间。不好意思啦仙女们。

放个以后会有的小片段👋

…………

他远远望着谢居慎牵了一对孩子朝院落走来,统共大小三人,两个不过膝高的娃娃依着青年的腿脚,那声儿只管吚吚呀呀、笑语连连。

林骁再忍不住地湿了眼眶。他快雪时晴的身法一动,战时立下赫赫声名的少侠竟是不管不顾地往那武当弟子处腾挪。

不过才落了地,他张一张口本欲吐出些浓情蜜意的词儿来献媚,怎料对上谢居慎两眼,一时甚么都忘却了。

可林骁又怎敢忘。瞧着那双粉雕玉琢的童子,积了三五年的腹稿霎时百无一用。他不由想起自己也是七八岁时被谢居慎捡来的孩子,经这么许多年虚度岁月,...

说句实在话,有人看我写的文字才是我写作的动力。不是说我要求自己粉丝要有多少k,成立多少个后援团。在我构思情节的时候我都会想想读者的感受。我会考虑他们是否喜欢?情节是否单调?

棠梨煎雪没有继续写下去就是这样的问题。从近代的泰斗们看,写作是要不动声色的。但无人问津的时候我总会对自己产生怀疑。我希望自己变得更好,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作家。没有人看的作品往往是苍白的呻吟,我生怕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来说说白嫖。白嫖在不正式的场合说起来只是玩笑话,但当我每一次早晨起来迫不及待地打开lof的时候发现没有一条消息我还是会很难过。我太期待着有人能给我评论,给我提意见,甚至来找我探讨剧情。我会把每一条...

1 / 5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