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藏策[承泽]

前些日子的点文,大概会发展成长篇。
不记得是哪个姑娘了所以没有艾特…实在不好意思。
一点小预告,正文稍后。

李泽是个天策,前些日子才从边关下来。他身上没有银钱,牵着乌骓满集市乱逛,偶尔有几个闲人抬眼瞅他两三回。

李泽不是什么文化人,小时候家贫读不了书,一张面皮却生得格外白净。还当着军爷那会没少被人拿这个说事,小厮们指着他说是小白脸儿,没本事。这档子事还没过多久,那些嚼耳根的不是被他暗地里解决就是被他那帮子师兄师姐叫上擂台,一个个被打得老母亲都认不出来。

总有不长眼的上来挑事。这句话是李泽跟他师兄学来的,他才走不过几步就被人拦下。那人是个老头模样,佝偻着背,麻布的衣服松松垮垮套在身上,矮了李泽将近一个头。

“老人家,什么事?”李泽住了马俯身应答,旁边有人看他这副愣头愣脑的样子不由得笑起来。“军爷一看就是刚从前线回来,手头有些紧。我这里倒有一份小工,只是——不知军爷愿不愿意做。”李泽闻言不禁去探他那个扁扁的钱袋,一摸才晓得果真不剩什么银两,他默不作声撇撇嘴,眼睫局促不安地扫动几下。

“什么去处?”李泽不怕劳力气的活儿,只要有小工干他就乐意去做,当下是赶忙拽住老人衣袖连声询问。“藏剑山庄。”老头捏着山羊胡笑呵呵拍拍他手,黑白莫辨的眼珠一转,给人掐着喉管似的吐出两声气音。

李泽很快来了劲儿,翻身上马两腿一夹乌骓肚子,用不着马刺就追星赶月一般往前冲。天上飘起雨来也不躲,一人一骑急匆匆闷头赶。

老头早给山庄报了信儿,李泽到的时候没人拦他,一个青衣小童迎出来,带着他就往别苑去了。李泽一路走一路瞧,两旁雕梁画栋筑成亭台楼阁,小花园里栽着阆苑仙葩,全都是些他从没见过的稀罕物什。他几乎看直了眼,连青瓦白墙也不敢碰一下。

小童的脚步不停,李泽远远就望见湖心小楼上坐着两人。他伸手拍拍那童子,险些把小孩唬得一个踉跄。“你少爷在和客人讲话,要不…我还是在外边候着吧。”童子斜着眼打量他,好一会才道:“我家少爷是在和秀坊的娘子幽会,但老林既然给你通报了,我就没有不领你进去的理儿。”童子刻意在“幽会”
两字上咬了重音,鼻腔重重一哼似是暗讽他没有见识。李泽的脸当即反复红了几遍,头上须须随着他脑袋摇晃也动作几下。

小童领着李泽七拐八绕过了假山上楼,到了门口福一福身子居然径自去了。

评论(3)
热度(29)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