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老了 老了,再也不乐意撕逼。
白落梅是什么样的文人我不管,魔道祖师是什么样的网络小说我也不管。她风花雪月不假,但不是被人身攻击的理由,我喜欢江澄不喜欢忘羡,又如何?太平洋警察是多管闲事,你一个受害者又持刀伤人,这就是故意伤害罪了。两方算来算去是一样的性质,招人生厌。
圈子跟个军工厂差不多,这边叫着要火炮,那边又嚷嚷着要手枪。受害者是凶手,凶手也曾是受害者。谁也不清白,谁也没有立场。
吵得再多也不上台面,不如读书。等到了余秋雨一针见血的犀利再重出江湖罢。

评论
热度(8)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