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华武】醉翁之意 (三)


年下养成。
轻狂小狼狗×一表人才面冷心善玉树临风高岭之花年轻有为成熟稳重小道长。

私设某些男子能怀孕生子,无ABO设定发情期,这类人统称为“玉珏”。

生子

生子

生子
高能预警,先看题头。无压力的往下走。






林骁穿着新衣裳几乎蹦哒了一整晚,半夜才肯睡下。谢居慎不忍太早叫他起来,于是便放任他睡至卯时,等小孩睡眼惺忪地爬起,磨磨蹭蹭挪到道长旁边才算完。


“快些洗漱,一会该搬去宅子了。”林骁听得这话精神一抖,手脚麻利地套上那几件新衣。他估摸着此时好好梳头发是来不及了,索性将青丝囫囵一绾,草草盘在头顶。


这厢谢居慎正理着武器物什,一回眸恰好对上小孩衣装整齐得体,头发却懒散披着的滑稽模样。青年两道眉头不由一拧,格住他还要继续作乱的手,无奈道:“先同我走,过去再帮你束发。”林骁得了他的许诺心里乐开了花,小孩喜滋滋蹲在旁侧,拿一双晶亮的眼扑闪扑闪地冲他眨。


谢居慎的行李不多,不过一个时辰就把从武当带来的东西给搬了去。林骁亦步亦趋地跟在道长身后,瞧那亲热劲简直就差挂在他身上黏糊撒娇。小孩非牵着谢居慎的手把宅子逛了一圈,看什么都新奇。他一会摘片银杏捏在手心,一会又扯来门帘遮住眉眼,捂着眼睛跌跌撞撞向前扑。他走了段路却猛然发觉道长没来接,林骁一时慌了神,情急之下又扯不开帘子,他左手伸出虚扶两下,一摸却是谢居慎骨肉匀停的身子。他忙拽下布匹,受了委屈一般埋进青年的臂弯。


谢居慎很是受不住他这些撒娇,自幼长在道观的仙人没照料过小孩,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处置才好。他无措地抿一抿唇,两臂稍显笨拙地将林骁拥在怀里,一下一下顺着小朋友的脊背。


林骁在谢居慎怀里心安得紧,他将头抬起来,手扯住道长的甲胄。


“哥,帮我束发吧!”他倒底没有勇气喊出谢居慎的名,眼睛垂下半分,在铜镜里攫取谢居慎的影。年轻的道长莞尔,他从架上拿下玉冠牙梳,左手把一缕柔软的青丝,一梳梳到尾。林骁在镜前坐得笔直,他不瞬目地黏着谢居慎的倒影,贪慕他的手、他身上的沉香味道,及他一整个人。


武当弟子多少都有几分仙气罢。林骁这么想着,眼神掠过道长的眉峰、鼻翼,唇瓣与耳骨。但他又与惯常的玄门中人不同,笑的时候揽去金陵的风月,不动时又暗藏寒山的竹影,他是风流人物,一朵开在烟火之中的莲。林骁看得痴了,一眨眼,已是束好发的谢居慎在对着自己浅笑。


他忽而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打量几下镜子里的自己。不想这一看——连他自己也要赞一声“出水芙蓉小郎君”。谢居慎很是满意自己捡到的是个白白净净的小团子,林骁一双妙目含情,菱唇间似有艳色,道长端详几下,暗道这小孩长大后得祸害不少姑娘。


当然,至于他自己是怎么被林骁祸害了的我们暂且不提,这都是后话,先按下不表。


林骁却被他瞧得心虚。小孩一转眼睛捂着肚子瘪瘪嘴,想借此来转移谢居慎的注意力。果不其然,那道长已然撤去目光,瞥他一眼便往外走。


谢居慎带着林骁去了城里一家不错的酒楼,他双手交叠端坐在对面,不动声色地看小孩点菜。林骁这回确实不如上次那么拘谨,他将菜单递给侍应时笑弯了一双眼,不多时餐点上来,谢居慎才惊觉都是些清淡小菜。


“武当弟子都不食人间烟火的吧?今天我们搬去新家…”说到“新家”二字林骁稍显停顿,但转瞬又笑着掩饰过去。“…你就陪我吃点嘛,哥哥。”谢居慎对着小孩的笑脸,竟也说不出反驳之词,他喉头微哽,拈了筷子起身为林骁布菜,两指捏个诀儿,轻声道一句“福生无量天尊”。


林骁见他这模样是真真儿喜欢得紧。少年夹起菜来,自己却不先吃,一舒长臂将一筷鲈鱼悬在谢居慎眼前,分明是场不吃就不罢休的局。可道长哪里知道他有如此多弯绕的心思,只作是小孩子撒娇,朱唇一启将鱼肉衔了去。林骁美滋滋正待把筷子收回,不防备谢居慎抬手拦下,把自己那双瓷白的箸递去,正正好横平在小孩碗上。


他做罢这事也不看林骁脸色,持着尚有少年余温的筷吃起来,略略尝完味道便不再动手。


谢居慎瞧着他面色似有不虞,于是牵过他手往最热闹的街市走。林骁却当真没有心情看谢居慎的示好,他脑袋冲不见道长的边上一扭,手未甩开,自顾自生着闷气。谢居慎是不懂这些的,他怕不小心伤着林骁哪里,眉峰聚了又散,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什么良策。


这一大一小挽着手走在街上,不光是相貌引人注目,单是那个玉雪可爱的小孩嘟着嘴耍性子、年轻道长又板着一张看上去淡然实是手足无措的脸便不免发人深思。


可这叫人怎么说!总不能是小的欺负了大的罢?


谢居慎边走边发愁,他仍是觉得苦恼。正在疏忽间,道长忽而觉得掌心里的小手滑落下去。他猛地转身,却看见林骁杵在武器铺前定定地出神。


——何止是移不开眼,林骁紧紧盯着那匠人手中刚淬了火的利剑,双手不觉紧握成拳,丝毫不掩目光中的渴望。谢居慎心下一沉,这孩子不及十岁就戾气深重,只怕现在看着武器装作好奇,心里想的却是如何为爹娘报仇。他忙不迭地朝林骁伸出手去,少年却兴高采烈地回头,拽过他还未至自己身前的五指。


“哥,你看这剑!等我练了武功名扬天下,我就可以保护你了!”谢居慎不由怔然,他望进林骁的眼,里头不见分毫复仇的念想。那双桃花眸子盛的全是下扬州的喜悦,少年将额发捋到脑后,仿佛快意恩仇的江湖已经在握。谢居慎一时恍惚,他混混沌沌地想林骁的腰间还需配一把名剑,唇畔也少了一支竹笛。


他想,这样耀眼的后辈,名动天下也不为过罢。于是那两片唇瓣便不受控制地一张一合:“明日一早,我送你去华山。”

评论(15)
热度(40)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