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来跟你们请个假!!

过年的时候生了病现在还没好,醉翁可能要停更一段时间。不好意思啦仙女们。

放个以后会有的小片段👋

…………

他远远望着谢居慎牵了一对孩子朝院落走来,统共大小三人,两个不过膝高的娃娃依着青年的腿脚,那声儿只管吚吚呀呀、笑语连连。

林骁再忍不住地湿了眼眶。他快雪时晴的身法一动,战时立下赫赫声名的少侠竟是不管不顾地往那武当弟子处腾挪。

不过才落了地,他张一张口本欲吐出些浓情蜜意的词儿来献媚,怎料对上谢居慎两眼,一时甚么都忘却了。

可林骁又怎敢忘。瞧着那双粉雕玉琢的童子,积了三五年的腹稿霎时百无一用。他不由想起自己也是七八岁时被谢居慎捡来的孩子,经这么许多年虚度岁月,私心渐长,张扬无边。可谢居慎偏偏还是茶馆外的道长,仍是武当灵秀养出的骨肉,只那双眼看来,他便已经招架不住。

“谢…”

凝噎的“居慎”二字将林骁喉头堵得死紧,他双目滚下热泪,眼睁睁见那三人愈走愈远,两个童儿拉了谢道长的手左右摇摆,笑弯了羊角辫。

梦里不知身是客。魂梦两牵,到头仅剩一厢情愿。

林骁此时才晓得,他早不是当年那个可以赖在谢居慎左右憨顽任性,只顾讨糖吃的少年。

……………

我走啦。

评论(1)
热度(11)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