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羡澄
*我悄悄地来存个梗…。
*有时间会写滴。



他们都曾将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地界留予对方,年少时捧了怕碎,彼此极珍重地把它置在莲花坞的校场上。


此去经年,烧过的荷塘已发了新叶,校场上斑驳的污血也早被处理得干净。江澄小心翼翼地将它捧起,却只见自己剩下的那瓣,另一爿不知何时散在了梅雨季节当中。


原来当时不取,竟就一生错过。

评论
热度(13)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