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生贺。
#谨记世态炎凉中你不变的温柔。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塞北罡风呼啸着刮过城池卷起一片苍凉的沙,兵士们身上的锁子甲在毒辣的日光下泛着黯淡的白。远处的马蹄声隆隆轰鸣,捷报纷飞如雪片毫无间隔地递进军中主帐。

紫檀案几后斜倚着锦衣华服的将官,他横挑起的眉像极了鸣沙山投下的阴影,神色是胡人狩猎中惯有的危险妩媚。他执了笔在文书上批示,狂妄张扬的字体一如征战时丰润唇瓣勾起的桀骜——“远征十月,汉朝地界必将归于王庭。”

他抬起头眸光炯炯,波斯猫儿一般的惫懒双瞳倒映着城外山头上敌国统帅那一身素色的白。他分明想起交战时汉人耳边别着的一叶白羽在纷乱血腥的沙场上勾勒出一笔刺眼的亮色。

“有趣得很。”将帅低声笑起来,闲暇许久的瞳眸里猛地燃烧起一团肆虐嗜战的焰火,滚烫翻卷地叫嚣着抛弃自己的理智。“汉朝的将官已经只剩书生了吗?”他大笑着踏步出了营房,腰侧配饰的利剑直指城外孤山后繁华满目的汉家地界,突兀地抬首仰脸看着王庭虔诚供奉的腾格里,俊朗面容上一派倨傲癫狂的神色。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喑哑的羌笛声划开沉沉夜幕,将军半阖着眼卧在虎皮上倦倦地晃动金盔上的两束雀翎,不期然听见案上红烛爆开一捧灼烈的暗色灯花。

他缓缓卷起一抹笑,食指扣着花名册执笔圈点上殷红朱砂,“我要活的。”

他忽而抬眼揽过手畔的竹卷,潮湿的诗经二字便突如其来地坠入眼帘,“……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胡人就着酒囊狂饮一口,混浊辛辣的酒浆顺着喉结滚动落入他半敞的蜜色胸膛,不知觉染上一片暧昧的暖调,引人注目得很。“汉家使臣?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他曲起手指扣在桌上饶有兴致地眯着眼,活脱脱一个功高盖主的武臣模样。

将军枕着朱缨入眠,眉梢醺红的醉意在寒夜里飒飒作响,闭了眼便再也看不见汉家营地外十万火急搬运着粮草的兵士,权当是施舍给书生一次翻盘的机会。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他看见汉人兵败如山倒的狼狈,看见降将衣袂未乱的镇静脸庞。将军忽而恶劣地想要征服这个人——想看他眼眉含春,看他舔吻自己的战靴媚着声音唤自己的名字,吴侬软语地抵死缠绵。

他把马刺攥在手中俯身去看降将的眼。“桃花三月逐水流”,他蓦然想起这句诗,恍惚瞥见那双波澜不惊的瞳眸中盛着十里艳炽的葳蕤,活色生香。

“这就是你们汉家的诚意?”将军接过图册一寸寸展开。汉人站在他身侧指点着座座城池,说那里有云梦水泽,鱼鳖鼋鼍,水草丰茂适宜游牧。

他懒散着看书生图穷匕见,抓着利刃朝自己抬手便刺。胡人伸出两指并夹住雪亮刀刃一翻手腕使得匕尖堪堪停在胸前两寸,他瞄一眼汉人脸色,发力将人扯近前胸,“荆轲刺秦?先生,这套把戏太古旧了。”将军伏在书生肩头低喃,灼热的鼻息喷吐在他柔软的耳根周遭,不出意料看见他沉静面容上大不了以死谢罪的决绝。

“带到我的营帐里,记得把他锁好。”将军负着手踱步下了玉阶,银甲在暮色里刺目耀眼得很——书生忽然看不分明他脸上的表情,只恍惚记得胡人挺拔的身躯恣睢肆意,如天家临行前赐予自己的那柄尚方宝剑太。

那时候谁都料不中这场战事延绵进了两军主帅的心脏,连知晓缘由的武将名臣也只得双双叹一句命运捉弄,世事多舛。待到百年身后有说书人呷一口清茶抚着牙柄折扇,眯着眼细细道清此中玄虚之时方有人得知这战地里秘不可宣的一段佳话。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浸透了塞外烈酒的马鞭劈在身上,书生半阖着眼,只动动唇角都是一阵撕裂的疼。他猛然忆起自己何时受过这般苦楚。汉人挣着锁铐带动了铁链迸出一阵碎裂的响动,他听见有人叫停了鞭笞,一双老茧遍布的手掠过他翕动的眼睫。

将军呵退兵士半跪在他身前,含了一口烈酒尽数喷在汉人隔着衣衫的血肉上。他吻过书生秀丽的面容,循着他高挺精致的鼻梁掠夺,直到停滞在那两片刻薄得潇洒的菱唇上。

喉头忽而一痒透出一阵笑,他将汉人的锁镣解开按在书案上,慢条斯理地动手剥开受降时他身上繁复端方的玄色衣袍。将军伸手扯散他发冠将束带抹额丢在一旁,只俯下身去细密吻过方才狼狈如斯的累累伤痕。他抬头瞧见汉人眼里碎星一般的绝望,眼角眉梢带了几分真假情意欺身扑在书生身上,一点点一片片碾碎他自所谓天朝上国继承而来的铮铮傲骨。

“降将还与我谈什么骨气。”他伏在汉人散乱糜醉的青丝旁调笑,久经沙场后的音色像是窖藏的陈酿一般蛊惑人心。

他满意看着汉人苍白的脸上忽而泛起病态的潮红,抬手搂过将军的脖子剧烈地吻上去,一寸寸扫过他的眼眉。胡人笑起来,喉咙间发出低沉嘶哑的震颤。

“……你为君,我为臣。”

你不过是我的半城烟沙,半城缱绻。












*谢谢谢谢你看完没有打我,如同绝望一般写出这段不知所云的东西。

*我更希望胡人是我书生是你(尽管并不像),你就是我的君主啊。

*第一次正儿八经给你写东西弄成这样真是万分愧疚,毕竟这是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不过还是共勉,共勉,急什么,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BGM-国境四方
不占tag,看到随缘。
@金屋藏娇后史幺

评论(1)
热度(4)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