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昨晚上到的石家庄。
雾霾挺重的,一查天气才发现是轻度雾霾。

南方人过来确实不大习惯,天冷,特别干燥。不过还是见着了一望无际的平原,路旁边栽着的都是落了叶子的柏树(不太确定),枝干欹斜着,萧瑟得有了美感。

早上出去遛了一圈儿去参拜了柏林寺,是亚洲伫立在陆地上的佛寺中最大的一座。宝像庄严,北方的空气中夹杂了梵呗经文,还带了很厚重的烟火气。怎么说,圣僧下凡吧。

因为维修的缘故没能进去瞻仰万佛林立的宏伟景象,只站在外边草草拍了几张。重檐翘角,里面供奉着菩萨百年的金身,一旁立着不少翠竹,还有柏树。临走的时候看见地上掉了几片枯干的枫叶。没在秋天时来有点遗憾,说不准那时能见着漫漫招摇的枫林。

算是不虚此行。

评论(2)
热度(4)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