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三声魏婴。
一声纵容,二声嗔怨,三声痴妄。
江澄也曾陈情十三载。

不知道当他看见魏婴带着蓝湛偷溜进江家祖祠,含光君将魏无羡牢牢护于身后的时候做何感想。
姑苏的服饰白得刺眼,他江澄为了魏婴曾鞭笞过几多皮囊,手上染的血迹暗得再洗不干净。

世间有了一张忘机琴,便再也容不下一段紫电。
他选的偏偏还是蓝湛。
苍天无眼。







存梗。

评论(14)
热度(62)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