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江澄睁了眼。

旧制的窗格外天光大亮,床榻边鎏了银的博山香炉已经冷了。举目四望,鼻腔里尽是甘草味道。

一梦十三年。浑浑噩噩昏昏沉沉,他竟不敢再动分毫魏婴的符箓。

朱砂起笔,勾画了了。哪来的许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好梦留人睡,只留不住魏婴三魂两魄,残缺魂灵。
更留不住他江澄心心念念凄凄惨惨这许多年华。

一枕黄粱。











羡澄,存梗。

评论
热度(20)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