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刘王[转折]

#诚恳地向我的小别道歉
#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刘小别在王杰希面前从不轻易生气,可一旦生起气来不费个九牛二虎之力就休想哄好他。

王杰希是皇城脚下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北京人,虽说和刘小别之间谁攻谁受是认定了,可没几个人瞧见他有个0的自觉性。

还在战队的时候刘小别还能盯梢着自家队长,可等王杰希退役下来多半时间都没能守在微草里头。
王杰希也是个闲云野鹤不走心的性子,退役之后沾了酒,有事没事就和些以前的朋友赏赏花遛遛鸟,过得叫一个悠闲自在。

那回爬山回来王杰希发了条微博,方格子相片里装着两个人,一个王杰希一个方士谦,看得刘小别心里直冒火。

七期生扛把子别哥自然是不满意的,这王杰希和他把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过了,现在居然还和那些不着调的混在一起,单看照片还以为方王两个是一对儿。

刘小别心里蹭蹭地冒火,王杰希倒不知道,回来洗了澡吃过饭,下午还是掐着点去幼儿园接儿子回家。

那天晚上王杰希挺稀奇地看见刘小别在工作日回了家,进屋的时候狠狠甩上门,脸色沉得快要滴出水。
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刘小别先发话了,“你要是惋惜跟我在一块挡着你挑逗别人了,尽管开口,我放你走。”王杰希自打退下来脑子就用得少,现在给他这么一说也还摸不着头脑,跟个愣头青似的问刘小别咋回事。

刘小别心里冷笑,愈发确凿了王杰希这是不想跟他继续过日子,扬扬头发整出个瞅着可难看的笑还晃晃脑袋,“您继续,我不伺候了。”

王杰希这会算是明白这小子怎么了,大晚上回来一肚子的火气,全撒在那张照片上了。他无奈摇摇头追上去想扯刘小别的袖子,刘小别一甩手,没吭声。

“别气了,我跟方士谦能有什么事,就是个朋友。”刘小别没动静,捧着前年王杰希送他的马克杯暖手,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可真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干这些事儿了。”
刘小别眼睫颤了颤,还是没说话。

王杰希也不是个能说善道的,他正寻思着睡一晚上能不能解决问题。

这当口刘霁可追了出来,扒在刘小别身上不动了。平常无法无天的小魔王愣是什么话都没说,仰着脸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两个父亲。

“原谅我吧,最后一次了。”
王杰希叹口气,走过去把刘小别和儿子圈在怀里,偏头亲了亲刘小别的耳垂。
“一颗心都给了你,再装不下其他人了,好不好?”










#再次和我的小王子认错。
#哭天喊地你再理我一次行吗我真知道错了。
@李颂L

评论
热度(19)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