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后来的后来,王杰希戒了烟,戒了酒,戒了随心所欲的性子。唯独没有戒去刘小别。
他在王杰希的心里长成一根刺,日日夜夜地,把王杰希磨的遍体鳞伤。

王杰希点了一根烟,坐在街边的大排档里,对面坐着叶修。故事讲完了,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半边脸藏在烟雾后头,空气里满满当当的全是尼古丁的涩味。
他耸耸肩,说得轻松又释怀。
“还能怎么样呢?”
“已经结束了。”
王杰希把腿搭在桌面上,吐出一个灰白色的烟圈。叶修听见他哼起了歌。那不知道是哪里的小调,尾音飘得悠扬且绵长。
叶修能看见烟圈的背后卧着一个眼尾飞了点醉意的男人。他脊背弓着,眼角的皱纹深深浅浅,眉宇间困着倦色。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王杰希会如此颓唐狼狈——二指并拢夹着廉价的烟,西服没打领带,脚上套着双运动鞋。
不伦不类,滑稽可笑。

叶修想,刘小别也算是个能人。联盟里能把王杰希掰扯成这样的,绝不超过一掌之数,合该他刘小别占据榜首。

王杰希把男孩儿的照片当成屏保,这一存就是三年。后来王杰希去参加退役选手聚会,不期然撞见了正直当打之年的刘小别。到底是不是偶然,两人多少都有点心照不宣。刘小别那天喝多了酒,趁着王杰希去上厕所的空当去抓他手机,才开屏就是自己放大的照片,背景是以前去过的游乐园。

刘小别眼睛一下就湿了,他蜷在沙发里,手机抵着胸口。叶修在那边看着,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刘小别的异样。

王杰希从厕所里出来,脸上还挂着几滴未擦干净的水珠。他目光直往刘小别那儿扫,瞧见他正把自己圈成个团子的奇怪姿势。王杰希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生活五年来他最常见的就是小孩畏缩的姿态——刘小别这会一准在哭。

他站在隔间的阴影里呆了一会,抹了把脸把西服外套脱下扔在叶修怀里。“我先送他回去。”王杰希路过叶修的时候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男人看见他后背白衬衫被刚出的薄汗洇湿了一小块,露出浅灰的痕迹。

“早点回来。”叶修叼着吸管勾勾嘴角,眼睛里藏着深不可测的笑意。王杰希没搭话,架起刘小别的胳膊往自己肩上一搭。
刘小别身量要比王杰希略矮些,喝醉了酒就只好挂在王杰希身上,远远看起来活像只树袋熊。

临到门边的时候王杰希叫他上车,刘小别听话坐进去了,眼底泛着水光。“都是旧物,懒得换了。”王杰希扣上安全带,手掌着方向盘。 王杰希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刚才有一句话差点说漏了嘴。他心想,谁不是时间的旧物呢,照片还有人留着,可是又有谁把他当做心尖上的旧物留存下来。
王杰希挂了档位,引擎开始发动,排气管吐出两口老旧的烟气。大众驶出KTV,朝家的地方去。

白驹过隙,回来望我。

偷偷的,存一点刘王梗。 @李颂L
你再不看我不评论我就要闹了。

评论
热度(18)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