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喻王#
私设如山慎入(。
上课摸鱼的脑洞找时间写的。
色情(不。

王杰希抱着教科书走进教室,刚打上课铃的走廊里还有些喧闹。一缕微光透过窗棂停滞在他脸上,似乎隐约泛起些不可见的淡淡粉红。

因着中考将近的缘故王杰希最近总是备课到深夜,若是校正宗卷时晚上没睡好眼眶下就会晕开一层薄薄的乌青。

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端着书像是如临大敌般坐在椅上——这可不比叶老师的课可以随意打闹。

坐在前排的刘小别推了推眼镜,扫一眼王杰希放在桌上的课本状似无意道:“今天要去实验室制取试剂吗,王老师?”

王杰希眼睫下的乌青被可疑的浅红蚕食了些,颇为恼怒地瞪一眼学生,清清嗓子掩饰一般地开始讲课。

“今天下午化学会有一场测试,希望同学们可以认真复习,取得自己理想的成绩。”王杰希还是照例打着官腔一丝不苟地叮嘱下去,至于学生会怎么做与他半点关系也无。

“老师,喻主任找您。”男生敲开教室的门向王杰希通报,听得出来是少年特有的清润嗓音。他朝坐在前排的刘小别眨眨眼,眼里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王杰希的神色未变,但是看得出来他多少有些不自然,他瞥了一眼还未收住笑容的刘小别,嘴角缓缓上勾,一字一顿,“小别,今天晚上的作业你比其他同学多两倍。”刘小别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哀嚎一阵叹口气趴在桌子上,“小鬼,这次你可把我害惨了啊…”


王杰希抱着文件夹出了教室,仲夏夜的凉意浸得走廊里的气氛有些湿润,他低头用阴影遮住脸上表情在廊柱下顿了顿试图掩盖掉脸上愈演愈烈的红晕。王杰希穿过实验室走到主任的门前长舒了口气,左手搭上沁凉的把手轻轻按下往里一推。

门缝间擦出一声老旧的呻吟,这个地方像是已有了些年头。

“杰希?”喻文州坐在办公椅上笑得人畜无害,只是偶尔闪烁着玩味笑容的眼瞳却出卖了他。王杰希推门朝他走去,脸上的晕红越染越深,“喻文州,”王杰希双手撑在桌子上语气不善,“取出来,马上。”西装下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喻文州好整以暇地欣赏着王杰希脸上愠怒的神色,眼底看不清是什么感情。

“杰希,舒服吗?”喻文州笑得灿烂,王杰希却已有些沉不住气,若不是理智告诉他不能示弱恐怕此时已半靠在喻文州怀里。

“每天离你最近的可就是试管哦,感觉怎么样,嗯?”王杰希羞意更甚,简直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会答应他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喻文州!”他已经没有理智和眼前的人理论,现在勉强能站着都已成了他最大的努力。

喻文州还是妥协了。

他绕过桌子揽住王杰希的腰将人半扶半抱着轻放在沙发上,伸手就要褪下王杰希笔挺的西裤。

【生命大和谐】

王杰希脸朝着沙发背对着喻文州,面上是从未有过的怒意。喻文州苦笑着洗净了手把人脸给扳回来对着自己,“我承认这次玩得有点过了,魔术师大大能不能大发慈悲饶了我这回呢?”

王杰希沉默了半晌才转头,刚想说什么却被喻文州柔软的双唇堵个了正着,他看着眼前人微阖的双眼忍不住叹气——这个人啊总是能如此准确地抓住自己的心,以至于现在还想一直纵容他下去。

王杰希偏头交换了一次,他微微俯身在喻文州眼睑上落下一个轻如蝶翼的吻。

喑哑的光线折射在两人脸上几分虔诚几分暧昧,微晃的树影婆娑将满天星子都落在了彼此的眼中。

两人相视一笑。

未来的路还有很长。



沈厌之,一个热爱卡肉的男人。

评论(27)
热度(12)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