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
we were born in the world apart
我们诞生在世界分崩离析时

湛澄羡澄瑶聂凌澄一生推
唯爱江澄与共王杰希

段子#
*一个胡说八道的日常
*不知道该占哪个tag


“等我看过了万花朔雪晴明西湖就踏着那年你送我的竹马来娶你回家。”小孩儿攀着墙头沾了露水的青瓦傻傻的笑,他抬头看,那人豆丁儿大的漆黑眼瞳里满满的都是自己。“好啊。”他勾起眼角心情不错的笑,后来当初的一笔一划都成了心头朱砂。

“先生,你看这字怎么样?”半大的少年拿着刚临好的字帖蹦到跟前,纸上墨迹未干容与风流的铁画银钩落在他眼里愣是比不上眼前人的眉目清俊。谁叫是自己先入了这人的陷阱。

“徒儿于正月新年迎娶苏家小姐,万望先生可前来道贺。”一纸描金暗纹信笺递到桌上,他鬓边已生了白霜捏着茶盏的手瓷白透明。想不到转眼便过了十多年,那时绕在膝下嘟着嘴撒娇的稚子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是否自己也该寻个着落?想来配得上那人的小姐必是端庄贤淑温良懂礼,比起自己的寡淡厌世怕是好上许多。

他终归是没去。洞房花烛夜上摆满了他爱吃的点心菜肴却迟迟望不见那人少年时心心念念的清雅眉目。遣人回乡也不过看见园中满目芜荑像极了那时秉灯夜读草木映在他唇边朱红一片眼里带着说不清的葳蕤情愫。

三年五载又一春。稚子扯着他一袭白衣撒着娇叫他讲讲年少往事,那人抬眸起身拉着童子小手口中是辗转齿间吐不出的绵软相思。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评论
热度(4)

© 山居客 | Powered by LOFTER